薛家燕 但愿人长久

【hi好酷 独家专访】 访问至接近晚饭时间,薛家燕说:”其实今晚他约我吃饭,但我不去,我约了你们影相。”

这个他,是十多年前抛妻弃子失踪三年的前夫,家燕姐复出拍《真情》扑水养家,眠干睡湿的故事大家都知,近年这个负心汉一直有约三个子女见面,家燕姐允许他们见父亲,唯独自己不想再见。

 

比家燕姐年轻十七年的神秘男友Andy,每次均戴口罩墨镜示人,她说现以遥距好朋友的身份维系感情。

《再见亦是老婆》的剧情不会发生,肥师奶的心另有所属,比她年轻十七岁的工程师”好朋友”,在内地工作,原来仍有联络,用年轻一点的形容词,是一段long distance relationship。

两年前她大病几乎丧命,对方一知道就飞回来探望,患难见真情。快乐需要与人分享,她脸上泛起甜丝丝笑容说:”中秋人月两团圆,节日会想起他。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,家燕姐此时此刻享受这种淡淡的幸福。

飞过去看”男友”

七年前,薛家燕承认有段相距十七年的忘年恋,对方是计算机工程师,在她做视网膜手术时在身边扶持,成了”好朋友“,但她一直犹豫,年龄差距令她担心没将来,几年前她说让这段情变淡,对方到内地工作,但已过了四年,仍没有变淡。

“我起初很抗拒,十年后我要用拐杖,他比我年轻,但他说:‘点解要想十年后?为了十年后放弃现在?不如享受目前一起开心啦,将来才算。’我想一想也是,现在我们仍是好朋友,互相关心,我觉得足够,需要时他支持我,我觉得好甜蜜,不一定要在一起。”

分隔两地,令她觉得这段关系有更舒服的发展空间。

“我可以飞过去看他,是开心的,会不会再走多一步,任由自然发展吧,我毕竟比他大,我常说,遇到心仪女性,和你年纪相若的,我唔mind,反而他会问:‘点解你唔紧张呀?’他举出杨振宁的例子,丈夫八十二,妻子二十八,他们很恩爱,我觉得他很好笑。”

分开了仍没有变淡,证明可以发展。

“我想是吧,他有去识过其他女性,有一次回来香港找我,跟我诉苦,始终不适合,请我替他分析,他说心始终在我这里,虽然分开那么远,仍挂念我,但我说自己好忙,不能时常记挂你,他说:‘得啦,久唔久你来看我,我来看你,最紧要你开心。’”

薛家燕小时候家境不俗,一次在爷爷寿宴中表演获赏识,八岁开始做童星拍粤语片。

差点闯进鬼门关

上次是何时见面?家燕姐忍不住大笑,泛起深深的酒涡,笑得很甜:“几个月前,我当自己去旅行。”重庆有一则“爱情天梯”的故事,年龄相差十年的夫妇不为世人接受,丈夫开凿六千级天梯避世, 在深山厮守五十年,家燕姐也听过,她说“不可思议”。

“我们比较淡,不是那么浪漫,神安排我们各有各忙,需要对方的时候,有关心在其中,有个人锡自己,鼓励你、支持你。仔女常说我仍有怀春的心,他们笑我。”

两年前, 她患胰脏炎险送命, 这位好朋友立刻飞返港探望。

“我要做手术,立刻请姊姊打电话给他,他知我入院检查,我知道他会好担心。我都不想让他见我个样,全身插满喉,女儿飞回来见我也哭,人人都惊。”

如铁人般搏到尽搵钱的家燕姐终于倒下,说起那次大病,差点闯进鬼门关,她犹有余悸。“胰脏发炎导致肺积水,腹膜又发炎,影响心脏,医生惊我心脏负荷不到,要送我入深切治疗部,希望我过到这关,我整个人麻麻醉醉,好痛,呼吸困难,脸部和手脚好像被蚁咬,那一刻,我对自己说:‘不可能,我不可以就这样死。’辛苦了那么多年,应该享受成果,不应该就这样走,三个子女都不在身边,正在拍的《富贵门》又未完成,九十五岁的老父坐轮椅在床边大叫我乳名:‘细丽!细丽!爸爸来了!’他要将牛头马脸喝走。”

大难不死,想法可能有变,假如对方提出结婚,会不会答应?

“我不会,如果我再婚,好多问题出现,做朋友好些,我是否适合再维系一个婚姻状态来生活呢?我不适应,现在自由度大,我不想框死自己,各有各空间去生活,更加快乐,要对方迁就我很不公平。”

薛家燕八四年下嫁经营饮食生意的美国华侨石保庆,婚姻维持不足十年, 他抛妻弃子离家失踪。

决绝对前夫

可能是一朝被蛇咬, 对婚姻有阴影。薛家燕八四年下嫁经营饮食生意的美国华侨石保庆,专心做家庭主妇,诞下两女一子后,丈夫有外遇,婚姻只维持八年,最后三年对方更丢下家庭失踪,她经济拮据,前路茫茫,离婚后九六年复出接拍《真情》养家。

这几年,她有让子女和前夫联络,有说他回来重新追求她,想重拾旧欢。

“但我没有见他,没必要了,但他始终是仔女爸爸,我复出不久,他已经来找我们,我支持细路哥去见他,父亲节我也叫他们发个电邮,讲父亲节快乐。我在这方面能够放开,心境好快乐,头几年我好抑压,放不下,我样样做得那么好,为什么抛弃我?个心不忿,觉得不是自己错,是他不懂珍惜,看通之后,没有那么痛苦, 要放下恨意, 是要磨练回来的,嬲、恨,原来是没用的,第一,我的雀斑多了很多,影响贺尔蒙分泌,照镜看,一片片黑浮现出来。“

家燕姐独力养大两女一子,现在三个孩子都在美国大学毕业回港工作。

访问这晚前夫约她吃饭,她推了,理由是要做访问,也是推辞的一个好借口。

”心态不同了,十几年前如果他打电话回来, 说要见我, 我会感动到哭, 日日在露台望,希望他回来,现在他说约我食饭,我也不去,所以我会反省,当年我是否那么热爱这个人,那么痴迷呢?现在觉得当时好戆居,差点要为他死。“

当时她家住廿五楼,有一日想不开,差点从露台跳下去。

”细路哥出来叫我,他们买了麦当劳,肥仔还在拆茄汁吃薯条,我心想:‘我怎可以丢低他们?他们好无辜。’“

 

彷徨拮据度日

前夫现在是否另有家庭,她没有深究。

”我一好奇问,他以为我要番佢就麻烦,我已没有那个爱了。单身生活很好,以前一切以他为中心,他喜欢吃熏蹄,我特登煮给他吃,炆了三日,他都没有回来,好痛心。他走了三年,不爱我也要爱三个小孩,是你自己子女,既然他这样,不值得等他,现在子女长大了,他就回来享仔女福了,但我不计较,做人要有量度,才会升华,他会知道自己错,为什么当年不留住我。“

七公主时代,除了极受欢迎的阿哥哥歌舞片,家燕还有扮演女侠。

没想到命运自有安排,她婚前十指不沾阳春水,婚后学烹饪一年,以为留住男人的胃,就留得住他的心,但错了。

”后来出食谱、主持烹饪节目,才知上帝有祂的安排,丈夫不欣赏我的厨艺,原来另有好多人欣赏。“

她最彷徨时,前夫的公司要收回她和孩子的住所,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是钱。”身边什么都没有,三个小孩三岁、五岁、七岁, 怎样把他们养大成人, 送他们读大学呢?不知,身边剩下十零万,爸爸还偷偷存了一些钱给我,不让我知,我在地产高峰期买了缩水铺,拿了百多万出来,有一日过一日。“

她找工作找不到,试过做保险经纪,但脸皮不够厚,找朋友出来倾,别人说回去考虑,她就放弃了。

把家燕姐从经济困境中救出来的,是《真情》的好姨,剧中男友是黄锦燊。

乐意蚀三百万

后来无线请她复出拍《真情》,终于时来运到,靠好姨搵到钱。

我开心到不得了, 出街两星期,call 机没停过,全部找我拍广告、电影、登台,我没助手,拍戏时开震机,震到停不了,有工作就接,一日走四五场,不想错失机会。我自己开车,有一次在清水湾五号场地泊车,拖着喼跑上跑落,”啪“一声跌到四脚朝天,对着天一个人哭。'”

冲冲冲,冲到○○年,那时她已拍了几百集《皆大欢喜》,经济总算稳定下来。

“买到楼,请到助手,三个子女都够钱读大学。我以为要储三百万就够,原来不够,大学闲闲着十几廿万一年,他们原本读圣何塞、圣心,四十四元一年,转读国际学校,二万元一个月,三个要六万多,我计过,供楼连助手、司机,还要供缩水铺,单是利息万多元,没有二十万一个月应付不到。

访问这天她一到场,正在电话谈卖楼事宜,她在罗便臣道有层旧楼,可以放租二万三,也有人愿意用八百一十万购买,她在踌躇,理财顾问说可以等到八百五十万才放。
经过多年训练,她对数目眉精眼企,唯一愿意蚀的,是家燕妈妈艺术中心,除了香港,她在新加坡、深圳、东莞、佛山也开了分校。

”七年共蚀了二三百万,我觉得值得,你当我回馈社会,令小朋友有得益,你们也听过现在的‘小学鸡’,性格、纪律、自信都要训练,有一个男仔,有过度活跃症,一来到学校,通处跑不停,我们训练他表演,最近大汇演,他和大家一起跳舞,很乖很合作,他的父母见到哭了出来,见到小孩子成长,你会好开心。“

Advertisements